•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荒地上的枪声:一个家族的追凶十二年

来源:福建电视台 编辑:福建新闻联播 2020-05-21 18:43 浏览次数:
2007年的农历正月初七,父亲高青录在一次冲突中被同村村民马青付持猎枪杀害,那年高慧15岁,高峰14岁。2019年9月13日,警方在东莞市大岭山镇出租屋内将潜逃12年的杀人凶手马青付成功抓获。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记者/佟晓宇
 
编辑/杨宝璐 宋建华
 
常桂香和家人在当年事发现场
 
“家”这个字眼,在高慧和高峰姐弟俩还是少年的时代,就蒙上了一层血色。
 
2007年的农历正月初七,父亲高青录在一次冲突中被同村村民马青付持猎枪杀害,那年高慧15岁,高峰14岁。因马青付案后在逃,且始终无法接受父亲突然离世,高慧选择离乡打工,十年没有回过家。高峰则为求学辗转在各个亲戚家借住,未完成初中学业便去广州闯荡。
 
这不只是高慧、高峰两姐弟的人生变故,高家整个家族也因此而动荡。在那场冲突中丧生的人还有高峰的二叔高小立、大堂哥高建。参与这场命案的还有马青付的父亲马长谦,哥哥马青贵以及马长谦的两个女婿:闫永政、李建忠。高峰称,在此之前,沾些远亲的两家还会在年节时走动,姐弟俩还称马青付为叔叔。
 
枪声打散了这一切。案发一个月后,原本健康的爷爷悲愤去世,奶奶常桂香作为主心骨,撑着这个家族追凶的“一口气”。2019年9月13日,警方在东莞市大岭山镇出租屋内将潜逃12年的杀人凶手马青付成功抓获。接下来,高家人等待着凶手得到公正判决。
 
荒地上传来的枪声
 
枪响了,一声、两声,子弹打在高峰的堂哥高建身上。
 
第一声枪响后,子弹打在高建的胸部,他向后倒下,但挣扎着仍想站起来。马青付提枪准备补第二枪,高青录转头冲着他喊,“都打了一个人,还要打?”话音未落,第二声枪响,高建倒在地上。
 
高峰被父亲高青录勒令蹲在一旁别动。第三声枪响后,高青录倒下,子弹同样打在胸部。脑袋嗡嗡闷响的高峰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奔过去将父亲抱住。
 
高小立正准备跑进旁边的树林,马青贵和闫永政跑上来拦住他,马青付半蹲下身子,瞄准高小立,直接开了一枪。
 
马长谦拿着铁钎走向高峰的小堂哥高森,高森脑袋挨了重重一下,血流了满脸,他跑到母亲那里,抱着母亲的腿蹲下来。
 
高森看到马青付走到高建身边,用脚蹬了一下他,确定人不行了,“他直接走到我这里,用脚踏着我的肩膀”。
 
高森听到马长谦喊,“还有谁上?还有谁要来?”
 
时间仿佛被血腥抻长。高森估摸着,从枪声响起到马长谦喊出这句话,大概只有三分钟。但这三分钟却像慢镜头一样,痛苦又漫长。
 
2007年2月24日早上9点,在距离河南省沁阳县邓庄村两公里的荒地上,高青录、高小立和高建三人殒命枪下。彼时,高建刚刚19岁。
 
根据案件材料,高建因被枪弹击中腹部致肝脏破裂引发失血致失血性休克死亡。高青录因被枪弹击中左胸部致血气胸死亡。高小立因被枪弹自后背射入贯通躯干致心脏破裂出血引发心包填塞死亡。
 
案发时高峰上初一,在县里住校,两周才回家过一个周末。寒假时,几家人想一起把树苗栽上。他和堂哥高建、高森,叔叔高小立、高文松,大伯母刘青琴,同村的陈相花,还有小姑父黄加勇及其儿子一行人,乘着三轮车,拉着杨树苗到地里,却发现前一天种好的杨树苗被拔的拔、折的折。
 
“当时我们都很气,辛苦忙碌一天种的树都给折断了。”高峰说。高小立打电话给哥哥高青录,让他过来看怎么回事。
 
不久,高青录骑着摩托车赶来,后面还跟着几个骑摩托车的人,高峰迎着父亲跑过去,“我哥我叔他们都向我爸跑过来”,马家的人也下了车,一共来了五个人。他们把摩托停在两百米外的小坡上,跟在高青录身后。
 
马长谦背着猎枪,其余四人手上都拿着家伙,高家人也拿起了栽树的铁锹。几乎在两伙人相遇的那一瞬间,混战就开始了。
 
高建个子高,冲在最前面,马青付从父亲马长谦手中夺过枪,冲高建开了第一枪。高峰称,枪响后,他才看清马青付腰间背着子弹包,“就像平时喝的大瓶的绿茶饮料”、“挎在肚子上,只需几秒钟就可以装好子弹,再次开枪。”
 
高峰称,父亲高青录本来想先弄清楚情况,“没想到一上来就很激烈,我爸他们一来,大家就开始动手了”。枪声让高峰懵了,“好像天轰地塌了下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