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美国留下的不是“民主样板”,而是“政治烂尾

来源:福建新闻 编辑:新闻启示录 2021-09-09 11:28 浏览次数:
9月11日是“9·11”事件20周年纪念日。“9·11”事件是二战后美国本土首次遭遇造成重大伤亡的袭击,美国随即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两场战争。然而,浸透血与泪的20年反恐战争却难言胜利。为剖析美国20年反恐战争的得失,海外网推出“回望‘9·11’事件20周年”系列评论,此为一评。
 
 
当地时间8月30日,美国宣布完成从阿富汗撤军,这标志着美国结束在阿富汗20年的反恐战争。20年来,美国在中东反恐行动中投入数万兵力,仅在阿富汗花费就超过2万亿美元,美军受伤2万多人,死亡超过2400人。然而,从阿富汗到伊拉克,从利比亚到叙利亚,美国“越反越恐”,中东安全形势依然严峻,热点问题久拖不决,“伊斯兰国”及其分支机构死灰复燃,“基地”组织蠢蠢欲动。人们不禁要问:美国是世界头号军事强国,却无法征服装备相对落后的恐怖组织,美国反恐军事行动究竟错在哪里?
 
美式“以暴制暴”导致反恐治标不治本。反恐是个系统工程,需要运用安全、情报、政治、经济、教育和去极端化等综合治理手段。然而,美国无视综合治理模式,频繁在中东发动“外科手术式”的反恐战争。自2001年发动“反恐战争”以来,为减少自身伤亡,美军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阿富汗等地频繁使用“无人机”对恐怖分子采取斩首行动,但常因情报失误而酿成悲剧,伤及无辜。仅在阿富汗,就有3万多名平民在美军反恐行动中死亡、6万多人受伤,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可以说,穆斯林平民成为美国反恐军事行动的最大受害者。美国滥杀无辜的行为激起了对象国民众的厌战情绪与民族主义,也成了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用以“吸收新鲜血液”的借口。在美军无人机的“狂轰滥炸”中,中东非但没有实现和平与稳定,暴力与恐怖主义反而愈演愈烈。
 
美式“民主治理”引发新的暴力冲突。20年来,美国在中东反恐行动留下很多负面资产,包括移植的西式民主水土不服。美国扶植的代理人往往缺乏群众基础,“大中东民主计划”乏善可陈。20年来,美国高估了自己的民主改造能力,低估了对象国国情的复杂性。美军在阿富汗推行民主选举,加深了普什图族和其他族群间的裂痕;美军在伊拉克推行民主选举,导致身份政治和族群认同大行其道,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人三分天下。在选举政治的推波助澜下,中东伊斯兰国家民族、部落、教派矛盾不断升级。选举政治解构了中东国家认同,中央政府丧失权威,全国四分五裂,恐怖组织乘机浑水摸鱼。而美国在反恐行动中分而治之,将穆斯林分为世俗力量与宗教力量、温和派与激进派,拉一派打一派,人为制造对立。如美军占领伊拉克后,复兴社会党遭解散,逊尼派丧失政权,一批前萨达姆政府官员和军人加入“伊斯兰国”,中亚、西亚与南亚恐怖组织连成一片,成为“动荡弧”与恐袭重灾区。20年反恐战争结束后,美国留下的不是“民主样板”,而是千疮百孔的“政治烂尾楼”。
 
美式“居高临下”催生中东反美主义。美国鼓吹自由、平等和人权,但在反恐行动中却居高临下,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伊斯兰国家。美国在中东的反恐行动离不开阿富汗、伊拉克等前线国家,也离不开沙特、埃及、土耳其、巴基斯坦等伊斯兰大国,但美国从未将这些国家视为可平等对待的盟友,而是将他们作为“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工具人”,还经常对这些国家的国内政治、人权问题等指指点点,美国国内的“文明冲突论”“文明优越论”“伊斯兰恐怖论”“邪恶轴心论”等荒诞论调更是甚嚣尘上,加深了美国与伊斯兰世界之间的隔阂。美军以反恐为由,在伊斯兰国家滥用武力,任意扩大恐怖主义的定义范围,甚至将一切反美组织都列为恐怖组织,特朗普政府甚至将七个伊斯兰国家公民列入禁止入境的黑名单。美国这些将穆斯林视为二等公民、麻烦制造者和被治理对象的行为,充分凸显了美式傲慢,也让美国从恐怖主义受害者变成了“伊斯兰国家的征服者”,伊斯兰世界的主要矛盾从“恐怖与反恐”变成了“谋霸与反霸”,中东伊斯兰国家和民众很难在反恐行动中与美国同心同德。
 
美式“双重标准”破坏反恐统一战线。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反恐是各国政府的共同诉求,恐怖主义治理成为安全治理的重中之重。然而,美国却将反恐作为打压异己、追求地缘政治目标的工具加以滥用,破坏国际反恐领域合作。一方面,美国在“反恐”中执行双重标准:美国一边在“反恐”的大旗下为所欲为,一边对所谓“战略竞争对手”的反恐行动横加指责,甚至打着“保护少数民族”“维护宗教自由”的旗号,污蔑他国反恐与去极端化政策“侵犯人权”。另一方面,美国在反恐中奉行“伪多边主义”。美国无视联合国、俄罗斯、中国、上合组织、阿盟和诸多伊斯兰国家的积极作用,不愿意在情报共享、打击恐怖主义融资和防范网络恐怖主义方面联合行动,导致国际社会长期未能形成反恐统一战线,甚至不能在恐怖主义定义问题上达成一致。美国在2019年发起了“反跨国恐怖主义论坛”,亚太国家加入“全球反恐论坛”,俄罗斯组建了“反恐情报联盟”,沙特形成了“伊斯兰反恐联盟”等等,大家各自为政,影响了国际反恐的效力。当前,在“伊斯兰国”及其分支机构死灰复燃的情况下,拜登政府却宣布完成了在阿富汗的反恐行动、一撤了之,这种甩锅的做法无疑是将“烫手的山芋”扔给周边国家。美军撤离后留下的大量武器装备或将落入恐怖分子手中,给地区反恐增添变数。
 
20年前,美国人民成为“9·11”的受害者;20年后的今天,随着美军撤离阿富汗,“伊斯兰国”和“基地”组恐将卷土重来,给地区和国际社会带来严峻挑战。国际社会全体成员只有超越地缘政治分歧、相向而行,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才能步调一致,取得反恐的最终胜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