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小区天降菜刀被砍却找不到责任人,高空抛物顽

来源:海博视频 编辑:福建新闻联播 2020-05-22 18:40 浏览次数:
高空抛物、坠物致人伤亡事件近年来频发,如天降菜刀,广西男子腿筋被砍断;天降洗发水,深圳6个月大女婴被砸致头骨骨折,这些事件引发社众高度关注。
据央视新闻,即将提请审议的民法典草案,就“防高空抛物”给出了一系列预设安排。草案规定“建筑物管理人应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此类情形的发生,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应依法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
 
这项规定在实际生活中有着怎样的意义?
 
以下为知乎法律领域优秀回答者 @进击的lawyer 创作,腾讯新闻整理。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知乎原作者进行授权。
 
@进击的lawyer(JLU 民商法学博士在读)
 
高空抛物是悬在都市居民头上的痛,每当走在路上,看着小区里四处玩耍奔跑的孩子,我总会下意识微皱着眉头抬眼看看周遭高楼上的一个个窗口,祈祷那里面永远不要飞出任何东西。
 
回望“高空抛物责任法规”演进的轨迹,其实也印合了国家法制化的过程。我们用几十年的时间历经四个阶段,从“荒芜”渐进走向“繁盛”。
 
第一个阶段,形式上虽可追责,实质上却往往自认倒霉
 
2000年,重庆“高空抛物第一案”让高空抛物伤人的问题第一次走进大众的视野。一个烟缸把人砸成重伤,22户邻居成为被告,赔偿款历经旷日之久方才到位。生活在都市的人们开始意识到繁华背后隐藏着的巨大安全隐患,以及不幸降临后追偿的举步维艰。
 
彼时,我国的法律体系远没有现在健全,但这个问题也并非无法可依。
 
《民法通则》(1986年)第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即便没有《民法通则》,“谁致害谁赔偿”这一法律原则即使再倒退几十年也依然深入人心,可关键的问题是法律如何落地执行。常识可知,绝大多数的高空抛物是找不到“凶手”的,除非每个人走路时都以九十度角仰望天空。不仅自由落体的时间足够“祸首”藏匿行踪,何况被砸的人非死即伤,谁又有能力第一时间去缉凶呢?
 
“高空抛物第一案”震惊了所有人,也给法律人留下了严肃的课题:“在高空抛物的问题上法律能做什么”?
 
其实任务无外乎两个:
 
首要任务是让伤者能得到赔偿;
 
最终任务是减少直至尽量杜绝这样的悲剧。
 
经过法律界前辈的不懈努力,2010年《侵权责任法》问世,高空抛物的问题进入第二个阶段:“自证清白下的连坐制度”。
 
第八十七条 抛掷坠落物品致害责任:“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这是一个当时引发了法学界激烈讨论的规定,“连坐制度”成了这项条文的标签。张新宝教授在《侵权责任法立法研究》后记中表明自己的观点:“那条有关高空抛物责任的规定,尽管局势表明它将极有可能成为法律,但是打死我也无法认识到其中的正义性。”
 
“连坐制度”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填补了急需解决的“谁来赔”的空白,但代价也是巨大的。它设计了伤者家属与几十户居民对峙的诉争格局,看似担责的主体明确了,但博弈过程中的艰难可想而知,毕竟任谁都明白,这几十户人家里绝大多数必然是无辜的,所以真正的落地执行依然困难重重。而且最深远的影响在于,赔偿金被众人平摊,反而让真凶最大限度的逃脱了责任,法律的第二个任务“杜绝高空抛物”收效甚微。
 
争议十年,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法发[2019]第25号)出台,我们喜而迈进第三个阶段:“高空抛物入刑,公检机关出手寻找‘真凶’。”
 
5.准确认定高空抛物犯罪。对于高空抛物行为,应当根据行为人的动机、抛物场所、抛掷物的情况以及造成的后果等因素,全面考量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准确判断行为性质,正确适用罪名,准确裁量刑罚。
 
10.综合运用民事诉讼证据规则。人民法院在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裁判案件时,对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依法予以免责。要加大依职权调查取证力度,积极主动向物业服务企业、周边群众、技术专家等询问查证,加强与公安部门、基层组织等沟通协调,充分运用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最大限度查找确定直接侵权人并依法判决其承担侵权责任。这一阶段,无辜被砸的人们迎来了强有力的援军——公检机关。至此,住在高层每天胆战心惊担心有恶邻抛物的居民松了一口气,被砸伤的人们也终于不用再仅靠自己势单力薄的奔走呼号。紧绷在善良人们之间的对峙之弦趋于松缓,抛物的真凶开始坐立不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