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如何在大风大浪之中保持正确的方向?

来源:福建tv2 编辑:名镇名村 2020-07-30 16:23 浏览次数:
世界经济深度衰退,全球化遭遇逆流,当下的国际环境“逆风”愈发猛烈。
 
在波涛汹涌的航程中执掌一家由中国成立的多边机构是怎样的感受?
 
7月28日傍晚,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第五届理事会年会上,年届七十的金立群获选为亚投行第二任行长。金立群也是亚投行的首任行长。
 
金立群向记者表示,虽然4年半来,亚投行已经建立了作为由中国人成立的国际多边机构的公信力,但是要巩固这种声誉,仍要花力气。
 
“在风平浪静的时候,谁都可以驾驶着一条巨船往前开,不能说明你真的是一个合格的船长。只有在大风大浪之中遇到各种复杂的险情,能否继续保持正确的方向,这才是一种考验。”金立群说。
 
亚投行自成立以来已经“驶入”第5个年头。2020年,新冠疫情叠加地缘政治冲突,世界正面临一场大变局。在此之际,金立群的第二个任期将有何不同?亚投行如何应对中印冲突?如何帮助低收入成员国实现数字化发展?亚投行是否会主动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7月29日,金立群在亚投行位于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区的总部大楼向记者记者一一回应。
 
对民众的不理解表示理解
 
记者:印度是亚投行非常重要的股东,且一直保持着非常好的合作关系。但近期中国与印度在地缘政治和投资领域的关系都较为紧张,这是否会影响到亚投行在印度的项目?你个人如何看待这一变化?
 
金立群:在国际上国家跟国家之间有的时候发生一些争执,或者一些冲突纠纷是很正常的。作为一家国际多边机构,成员之间有的时候有些矛盾也不奇怪,总体上是要朝前看。习主席说聚焦共同发展,坚持包容开放。这就说明亚投行应当成为让大家在一起合作的一个平台,不要被某一些暂时的纠纷所拖累。我个人感到对于国际上的一些事情这样处理比较合适。
 
亚投行是一家国际多边机构,是非政治性的机构,不能卷入到成员国之间的任何政治纠纷中去。因为卷进去就失去了国际多边机构的性质,把事情搞得更糟糕,无利于问题的解决。国际多边开发机构考虑的任何一个项目,要考虑经济上的效益、财务问题、环境保护问题,以及当地民众的反应等等所有这些涉及经济开发的方方面面的问题,但唯独不可以从政治上来考虑。
 
在成立这家银行的时候,我们定的目标是一个国际多边机构。习主席昨天说,亚投行的朋友圈越来越大,合作伙伴越来越多,好伙伴越来越多,合作的质量越来越高,在国际上树立了一个专业、高效、廉洁的新型国际多边机构的崭新的形象。这是习主席给我们的最大的鼓舞和鼓励。亚投行是按照国际高标准来做的,但在碰到实际问题时,有的中国民众不太理解。我对他们的不理解也能理解。
 
我们一个项目从开始准备,如应对新冠肺炎这样的项目,在很短的时间内,都要按照我们的程序来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新冠疫情没有国界,它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按照我们的标准来做,国内有些网民不太理解,我真的理解,我也不怪他们。但是在国际上的反应是非常好的,这就是对亚投行的真正考验:你是不是一个国际机构,你是不是按国际的规矩来办事?很多事情定一个标准很容易,要真正做到执行是比较困难的。
 
这些年来我们也不是完全一帆风顺。2017年我们也是给印度做一个项目,印度政府方面反映还是很好的。但是从印度方面来看也有各种说法,他们(的民众)说为什么我们要向亚投行借钱?有些印度的网民也不了解,他认为亚投行是中国的银行,借的钱就是受到中国的控制。所以每个国家都有一些人不太了解情况。这个没关系,我们可以多做解释,要做必要的宣传工作让大家了解。
 
中国跟印度分别作为亚投行第一第二大股东,合作得还是相当不错的。亚投行有印度籍的副行长主管贷款,还有印度籍的大批工作人员,大家在这里都和睦相处,工作进展都很顺畅。希望亚投行能够成为连接各个成员之间的纽带,让大家更多看到共同点,而不是被一时的纠纷所拖累。
 
亚投行新总部
 
亚投行不会发展到像世界银行那样的成员国数目
 
记者:可否总结你的第二个任期与第一个任期最大的不同是什么?亚投行投入运行的几年间,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地缘政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将如何影响到亚投行的发展?你对亚投行的愿景是否因此而有所调整?我注意到过去的一年相较于之前,亚投行成员国的数量增长速度有所放缓,能否介绍这一变化的原因?亚投行对于成员国的数量是否有一定的规划?
 
金立群:首先一点,这些国家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全球性多边机构的成员国,第二,各地还有像非洲开发银行,伊斯兰发展银行这样一些区域性多边机构。这些地区银行再加上世界银行等,都在给他们(成员国)提供资金。中国成立的银行由于它(亚投行)的新颖,由于新的一些理念确实吸引了很多国家,但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的资金量也是有限的,所以它(亚投行)也不可能像世界银行一样满足所有国家的需要。
 
你看我们股份的分配,(亚洲)域内是75%,域外是25%,到现在一共103个成员国,可能将来还会增加一些,这个量已经是不小的了。我并不认为我们会发展到像世界银行这样的成员国数目,或者说它的存在并不在于成员数量有多少,我们的全球代表已经很充分了。
 
我现在非常担心的是,这么多国家来了,我们没有给他们做什么。现在我们(批准放款的)才涉及到24个国家,87个项目,196亿美元。核准的国家总共80多。(编者注:21个意向成员国,82个经核准的成员国)把那些发达国家排除掉,还有非洲、拉美、中亚、中东欧这些区域的国家,要满足他们要求,不是一两年可以解决的。所以我去年在卢森堡的会上就提了,我说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在域外的国家工作,除了在埃及,但是我一直把你们是放在心上的。我一直是记得的。这一点,实际上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难的题目。他们既然进来了,我们(成员国中)还有太平洋岛国,这么小的国家,成本很高,怎么做都是很困难的,但是他们冲着你这样一个新型的国际机构的高标准来的,你不能长期让他们感到一无所得。
 
第二个就是国际形势的问题,其实在过去的5年中也不是都风平浪静。只不过你的问题指的是今后的挑战可能会更严峻一些。
 
我是这么想的,不管国际上发生什么样的情况,我刚才讲了,从我个人来讲,希望各个国家之间大家能够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来谈、解决问题,这是我的希望。从我们的业务来说,我们还是要坚持高标准,坚持国际性。因为只要你在这些方面有一步走错,你要恢复人家对你作为国际机构的信心将会非常困难。在这个方面我也是能够承受有些人的不理解。昨天这个会你们看到了中国在展示自己的软实力。昨天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习主席言简意赅的、精彩的主旨发言,赢得了各个国家理事的高度赞赏。很多理事在会上发言都表示非常荣幸习主席这么说,我们的员工和管理部门听到习主席对这样的评价也都备受鼓舞,这不是容易的。这也就是说在当前比较困难的情况下,仍然给了亚投行坚持国际形象,坚持专业高效,聚焦共同发展、开拓创新和包容的可能。
 
虽然4年半来,我们已经建立了中国人成立的一个国际多边机构的公信力,但是要巩固这种声誉,还是要花力气。尤其是在遇到困难的情况下。在风平浪静的时候,谁都可以驾驶着一条巨船往前开,不能说明你真的是一个合格的船长。只有在大风大浪之中遇到各种复杂的险情,你能不能保持正确的方向,这才是一种考验。
 
记者:所以你把自己看成是船长。
 
金立群:这是大家交给我的任务,我是有责任的,而且这个责任真的很重。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在财政部当司长,我当一把手跟我当副司长时是不一样的。我一当司长后,出差回来是不回家的,先要到办公室看看怎么样。现在我习惯了,出差回来,出国回来,我第一要先到办公室,除非已经深更半夜。为什么?你当一把手跟不当一把手就是不一样,你是一家之主,柴米油盐都得关心,对不对?你当二把手、三把手的时候,我不是说他们不负责任,他们总归还有一个依靠。所以当你接受这一个任务的时候,你首先感到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我再给你举一个例子,我认识一些民营企业家,有的是我以前的老朋友、同事。他们跟我说,我当一个企业家,雇那么多人,每天晚上都担心订单,因为这关系到员工们的生活。他们都不能说没事就回家,关我什么事。不行的,你担了这件事情,你就得付出。更何况这是一个国际机构。所以这是很重要的一点。考验你的往往是到了比较极端的、严峻的情况下。
 
亚投行不是提供软贷款的窗口
 
记者: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亚投行的发展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不同阶段。相对于成员国的数量,满足现有成员国的需求,才是在新的阶段里更重要的考量?
 
金立群:即便是满足现有成员国的需要,也得一步一步来。我们做了4年半,(给)20(多)个国家(做了项目)。我想今后再扩大一点,那么这里实际上有一些客观情况。
 
有些国家参加这个机构,是有意愿参加进来,但不见得有很多资金需求。它们只不过(把亚投行)作为一个国际机构,希望参与其中,发挥作用。当然还有其他各方面的一些因素,比如说更多地了解这个机构,这些国家参与其中对他们的企业参与招标投标等等方面发挥影响。另外,我们也跟联合国系统其他多边机构进行合作。在国际机构中间一国也可以更好地了解情况,更好地发挥作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所以有些国家尽管它可以借,但是并没有提出借款的要求。
 
那么还有一些国家想借,但是现在一时还没有可能,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要向我们融资,首先需要拿出比较好的项目来。还有一些国家参加了,但是因为我们没有特别优惠的资金,我们只有1亿多(美元)的特别基金,用于帮助有些低收入国家的准备项目。那么相比之下,当然跟世界银行的软贷款而言成本就较高,所以这些国家不向我们借不是说没有这个需求,而是因为我们的资金相对而言成本比较高一点。我们现在也想通过其他的方式,能够让贷款的成本降低一点,这也就是希望特别基金能够起到的作用。
 
尽管我们不是软贷款的窗口,但不等于说有机构愿意给我们提供软贷款资金我们就不要。而且我们有一个想法,我们朝前看。比如说现有的机构原来管软贷款项目,我们能不能不要这样做,我们把优惠的资金拿来降低贷款的成本,让这些软贷款不是一笔赠款或者不是一笔不记利息的贷款,而是可以长期使用的,可以减少还本付息的负担,但同时还是要还本付息。
 
记者:你昨天在记者会上介绍,接下来亚投行还将重点推进低收入国家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请问该计划目前推进到什么阶段?你提到会与私人部门展开合作,将主要与中国的IT企业合作吗?可能涉及到的领域有哪些?
 
金立群:中国应该说是提供了一些经验。亚投行为阿曼提供了2亿美元贷款建设阿曼的光纤宽带网络。这个项目做了以后我们在成立一个战略,现在还有一个在柬埔寨的项目不是我们直接做,是由我们投资的基金在帮助他们做一些光纤宽带网络。如果这些低收入国家在数字化上面不赶上去,他们(与其他国家)的差距会越来越大。So it's a digital divide。这个差距会越来越大。我想只要他们有要求,我们就会帮助他们去发展。
 
有日本媒体就问到我这个问题,他们虽然没直接说,但实际上的意思就是中国的一些企业存在安全问题。我就这么说,我们对这些国家数字化项目的支持,都是按国际招标来进行的。任何一个国家的企业都可以去参加招标,我们要求这些国家公平对待这些企业。
 
是妈让我念书,还是我自己会念书,这要搞清楚
 
记者:你给自己定高标准,是不是因为国际上对亚投行的期待和要求比较高,尤其是一些欧洲国家,而很多欧洲国家又是亚投行重要的股东?
 
金立群:我经常讲我们定高标准并不是因为有人逼着我们。比如,就能源方面来看,中国是个节能大国,中国进口的能源占到70%。从能源安全的角度而言中国也应该尽快找到节能的途径。另外改善空气质量也是可持续发展很重要的方面。我认为作为一个国际机构,一旦认准了这件事情是好事,对国家有利,对人民有利,你就去做,而不是别人逼着你去做才做。就像小孩子一样,是妈让我念书,还是我自己会念书,这要搞清楚,是我们自己要把事情做好。
 
那么我刚才已经讲了,习主席对我们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亚投行是中国人发起的,是大家共同办的,是共同商量的办法,这个没错。但由于你是大股东,由于你是发起者,如果有什么问题,第一责任就会推到你身上来的。可能做得好是大家的功劳,但出了问题由你来背。我们在这里要有一个很清醒的认识。所以我感到责任重大就重大在这里。
 
记者:作为亚投行的“船长”,你认为亚投行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有一定的责任或是义务吗?
 
金立群:我作为一个国际多边机构的负责人,不能刻意为哪一个国家去推动他们的任何一项。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作用,只要有有关国家需要,我们会去满足他们的需要。比如说有些国家说他们有这个需求,因为跟中国的经济发展很密切,特别是周边国家,它们需要人民币。可能将来这个项目中国企业中标了,还要用人民币。亚投行是去满足各个国家的需要,不宜专门为哪一个国家去推动他们本国的利益。但只要对整个银行、对很多国家都有利的事情,我们就应该去推动。你比如说多边开发融资合作中心(MCDF),这是习主席在“一带一路”峰会上提出来的。那么在我们这里落实,就把它变成一个真正的完全的多边机制。中国是一员,还有沙特阿拉伯,还有其他一些国家参加。亚投行会支持并不是因为这是中国提出来的倡议,而是因为这对所有的国家,对低收入国家都有好处,所以我要去推动。
 
那么人民币同样是如此,只要大家都要用人民币,我就必须去推动它。但是人民币能不能在国际经济的贸易投资结算中起到作用,这本身还是取决于中国的国家实力和在国际经济活动范围里面所起的作用。当然,我们应该说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发展的趋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