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日落心不死,英国真要给数百万香港人送国籍?

来源:福建tv2 编辑:名镇名村 2020-07-30 16:23 浏览次数:
为了稳住“总统宝座”,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的一系列极端做法实在是令人瞠目。无论是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还是扬言制裁香港,都早已突破了我们的底线,注定要将中美关系拖入近些年来前所未有的深渊。除了美国,它的盟友们最近也是频频“帮凶”,这其中“跳”的最欢的当属“日不落”的英国,特别是在香港问题上。
 
由于英国近几十年在各方面实力的持续下降,早已没有能力对中国事务进行实质性干涉。无论是苏格兰独立,还是脱欧问题,甚至是抗疫不力,英国自身的矛盾也暴露无遗。但自从去年香港修例风波以来,英国对香港的小动作倒是有增不减。似乎“日不落帝国”对香港还没死心?最近关于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问题应是英国对香港地区“英国国民(海外)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问题的指指点点,也就是我们常听到的“BNO”。
 
什么是BNO?
 
生活在中国内地的读者们可能并不熟悉,甚至从未听说过BNO这个缩写。其实这是英国在1997年撤出香港时特别颁布的一项用以“笼络人心”的措施。
 
众所周知,英国通过《南京条约》和《北京条约》,将香港地区从中国强制割离并建立了殖民地。民国时期,中国与英国同为盟国成员,虽然在双方协商下英国主动放弃了不少通过“不平等条约”获取的利益,但英国自始至终不打算归还香港。时任民国驻英国大使顾维钧和蒋介石政府,由于担心破坏同盟关系,选择了搁置香港争议,并未据理力争。这也导致了香港始终难以回归的局面。
 
1997年,在几十年的不懈努力后,香港终于得以回归。但也伴随着一系列的问题,其中一项便是国籍。由于长期脱离内地中央政权管治,且英国并未真正将香港纳入其版图,许多香港居民在回归后便会面临无国籍问题。因此,《中英联合声明》明确指出所有居住在香港且拥有中国血统的人,无论是否持有其它居留权,均认定为中国公民。然而在回归前夕,英国为香港“发明”了BNO。
 
根据BNO相关规定,英国在最迟1997年12月31日前接受无其它国籍的香港居民对于BNO的登记,登记后即被认定为“英国国民(海外)”。出生于1997年7月1日或以后的香港居民,无法再登记BNO。同时,英国甚至不公开地对特定二十余万香港居民直接发放英国护照,入英国国籍。
 
BNO和BNO护照
 
前文提到的“登记成为BNO”,并非真正成为英国人或领取英国护照,仅仅是作为一种“记录在案”。根据英国政府官方数据,目前约有35万香港人在登记成功后申领了BNO护照,占现在香港人口总数约4.7%。总计约有290万登记过BNO的人在香港居住,这其中也包括一些非中国血统人士。查阅资料得知,1997年的香港总人口为648.9万,也就是说,至少半数符合条件的香港人,并未在当年登记成为BNO。如今香港的人口约为745万,简单推算后估计BNO登记者最多占香港人口38.9%。
 
在日常使用方面,BNO护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护照,而更像是“长期旅游签证”。一般来说,对于无出国旅游、工作或学习需求的人,或许一辈子都不需要申领护照。在香港特区,仅有71.8万人持有特区护照,占总人口不到10%。在内地,约有1.7亿人持有护照,占总人口12%-13%左右。作为对比,我们临近的国家日本,其国民护照持有率约为23%。由此看来,香港地区居民的护照持有率,即便忽略重叠情况,直接将特区护照与BNO护照两者相加,也不到15%。这也就是说,真正需要使用护照的香港居民,无论是与内地相比,还是与发达地区日本相比,都十分低。
 
除此之外,在日常出国旅行方面,特区护照与BNO护照差别可以忽略不计,都有170个左右的免签国家或地区。特区护照在前往俄罗斯、蒙古国及伊朗等地时则更加便利。对于前往美国,两种护照与我们的中国护照一样,都需单独申请签证。
 
那若持有BNO护照,前往英国是否会有“特殊待遇”呢?答案是否定的,与特区护照一样,BNO前往英国仅能用于180天以内的免签旅游。对于学习和工作,仍需要额外申请签证。
 
在费用方面,特区护照申领费用最多不超过500港币,BNO护照则需要2000港币左右。
 
以上或许就是绝大多数登记过BNO,却未申领BNO护照的原因吧,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出国需求,估计也很少有人愿意多花1500元买一个“小册子”放在家里吧。至于当年符合资格却并没有登记BNO的人,据笔者了解,多是觉得BNO没有任何意义,没必要登记。
 
而相当一部分申领了BNO护照的港人,也并非在97时“临阵磨枪“,而是很早就已有出国旅游的需求,使用BNO护照是当时唯一的办法。回归后,这部分人领取了特区护照,BNO护照早已过期也并未延期。甚至有香港朋友告诉笔者,她没有BNO的原因,仅仅“是因为父母忘记申请,之后有了特区护照就更加没了申请BNO的意义;如果有一天要移民,也不会考虑英国”。
 
BNO护照对谁有益?
 
毫无疑问,加速发放BNO身份是英国在无奈退出香港前,最后作出的“损招”之一,如此含糊不清的身份文件,注定会在未来某一天被用作“胁迫”中国的筹码,很大程度上增加了英国在对华和对港政策方面的弹性。
 
除此之外,BNO护照还有什么实际意义吗?其实是有的。前文提到,根据《中英联合声明》,中国将在香港回归后赋予具有中国血统的香港居民中国国籍。如他们有出国需求,则可以申请中国香港特区护照。
 
然而与内地不同的是,香港作为曾经的英殖民地,有不少非中国血统的少数族裔。例如较为知名的“廓尔喀”雇佣兵,便是来自尼泊尔的移民,他们中许多人都在曾经的英殖民地定居下来。笔者并未找到1997年香港少数族裔的人口数据,但在2001年,香港约有34.4万来自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甚至是欧美的少数族裔居民。著名的香港娱乐圣地“兰桂坊”,其背后最大的股东,便是出生于德国的犹太人盛智文(Allan Zeman),他早在80年代就在香港定居和工作。2008年,他选择放弃加拿大国籍,并加入中国国籍,领取特区护照。
 
到了2016年,香港少数族裔居民已经有58万多人。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在1997年,香港可能有十万甚至二十万的少数族裔。他们当中的很多人,虽在香港定居,甚至已经到了第二代、第三代,但是仍不符合加入中国国籍的要求。如果他们原先的国籍由于战乱、政权更替或是过期等因素而失效,他们便成了无国籍人士。即便他们因为较长的居住年限能够成为香港永久性居民,但他们仍无法申领特区护照用于出国。
 
因此,BNO的意义之一,其实是解决了这一部分少数族裔的国籍问题,毕竟BNO英国国民(海外)也是英国政府承认的6种英国身份之一(其它五种分别是分别是:英国公民、英国海外属土公民、英国海外公民、英籍人士和英国保护人士)。
 
此外,还有一部分因BNO受益的人群,即香港公务员。根据香港政府规定,在1996年8月1日前受聘的公务员,可享受子女“海外教育津贴”,此津贴只能在“本国”使用。结合BNO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英国“国籍”,因此公务员多用此福利送子女前往英国留学。在英国旧时的移民政策下,连续住满7年即可获得英国国籍。香港回归之后,原先取得BNO身份的公务员被赋予中国国籍,并留在公务员队伍中。按《基本法》规定,只有特区政府的“主要官员”,即我们常听到的政务司司长、发展局局长等各部门“一把手”,被要求不得持有任何海外居留权。香港究竟由多少公务人员持有BNO身份,我们不得而知。但香港公务员总数,长期稳定在18万人左右,也就是说,累计至少十多万1997年前入职的公务人员,拥有BNO,并真正使用了BNO。
 
英国为何再度重提BNO?
 
众所周知,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在二战后已经全方位被美国所取代,即便在欧盟内,也很难胜过德国以担任领袖地位。近些年,欧债危机、苏格兰公投、脱欧公投以及最近的新冠疫情,英国的种种表现早已体现出其不再具有大国实力,但英国的“大国梦”却一直没有破碎。
在2001年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以及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都是美国总统小布什的“好搭档”,当时便有不少英国民众批评布莱尔与美国走得太近,甚至是变成了美国的“小弟”,毫无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大国风范。布莱尔两个任期届满,于2007年离任后,英国在最近13年里更换了四任首相,其中只有卡梅伦完整地担任了一个任期。上任首相特蕾莎和现任鲍里斯,都是“半路出家”。鉴于英国政坛频繁“阵前换将”,鲍里斯的官位能否坐稳,还有待观察。
 
在两年前华为事件的初期,特蕾莎担任首相时,英国的对华政策还未如此激进。当时特朗普对盟友施压,要求禁止华为,很快便有澳大利亚响应,表示要与美国协同。但英国始终表示其有能力审核判断华为设备在信息传输方面的安全性,暂不考虑全面禁止华为。这似乎也体现了“日不落帝国”在“美帝国”面前最后的“一丝倔强”。
 
2019年7月,现任首相鲍里斯上台。上任半年,一边面对新冠疫情,一边对香港修例问题以及现今的BNO问题高调发声,频频响应美国的极端对华政策,处处展现作为盟友的“忠诚”。这几天不仅宣布禁止华为,甚至表示要将英国的“迷你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派遣至南海以制约中国。在连年国防预算下调的情况下,美制战机才刚刚装备“迷你航母”,
 
伊丽莎白女王号的作战能力是否已经形成都不好说。
 
如此看来,“日不落帝国”似乎决心放弃自己最后的“倔强”,与美国盟友而非正义站到一起。值得一提的是,英国现任首相鲍里斯,出生于美国纽约,拥有英美双重国籍,直至2014年因美国资产和税务问题被曝光,才在2016年正式放弃美国国籍,以表示对英国的“忠诚”。在此之前,他已在公众不知情的情况下,担任过伦敦市市长、保守党副主席和下议院议员等职务。
 
英国BNO新政
 
或许不少人已经看过西方媒体或是香港媒体对于BNO政策变动的大力鼓吹,似乎香港在一夜之间多出了数百万“英国同胞”。事实上,香港的BNO居民想前往英国定居并不容易。
 
自2021年1月起,目前已经领取BNO护照,或曾经登记BNO身份但未领取护照的港人,若想前往英国工作或学习,都需要申请独立的BNO签证,该签证最长为5年。在英国稳定工作或学习5年以后,如果能自给自足,且无犯罪记录,即有机会申请定居。定居身份保持一年后,可以申请成为英国公民,正式变成“英国人”。
 
对于在修例风波中的那些年轻人,由于大多出生于1997年之后,并没有BNO身份。对于这部分“意愿”最强的香港居民,英国则表示,可以走现行的“青年流动”计划,获得最长两年的英国务工签证。该计划每年对香港地区开放最多1000个名额。英国政府并未提及该部分人群是否能在五年后获得居留权。
 
不知道各位读者看到这里是否已经被眼花缭乱的BNO政策绕晕?在笔者看来,无论是曾经的BNO,还是如今的BNO签证新政策,都不过是英国政府配合美国盟友,试图给中国“添乱”的计策,而不是西方政客和媒体口中的“平权”或“人道”。有过海外工作和学习经历的读者们或许都有所了解,英国并非美国或加拿大这样的移民国家,若想在英国稳定工作生活,对普通人来说,绝非易事。同时,英国的生活成本远高于大部分发达国家,就业机会则远不如其它地区。
 
再说回所谓“平权”的BNO新政策,一方面宣称放宽移民条件,欢迎香港居民前往英国;另一方面,仍要求港人申请签证以及遵守“看似宽松,实则严苛”的就业政策。英国分明是希望将未来对华、对港政策决定权更加牢固的把握在手里。即便这项政策按计划实施,究竟有多少人能够取得新的BNO签证,估计只有英国自己知道。对于有能力、有意愿定居英国的香港居民,估计也早已通过其它渠道获得居英权。
 
在笔者看来,这不过又是一个“忽悠”港人的空头支票。不仅让英国在香港和国际社会,挣足了大国的“面子”,也不需要得罪“霸主”美国。同时还不需要花费一分一毫,只不过将现有移民政策换个新“马甲”,就能骗的一部分人欢天喜地。不得不说,“日不落帝国”的小算盘打得还算精妙,但这样做,“太阳”就不会落下了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