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2.5亿老人VS30万养老护理人员,“老年人能力评估

来源:福建新闻 编辑:新闻启示录 2020-07-10 12:22 浏览次数:
“我国是人口老龄化程度较高的国家,并且正处在快速发展阶段,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2.49亿人,占比17.9%”,这是去年5月,全国老龄办主任会议发布的一组数据。
 
与之相对应的是,在这2.49亿老龄人口中,失能半失能老年人达到4000万,但养老护理从业人员仅有30万名。
 
反差极大的数字,揭示了养老护理从业者目前的巨大缺口。
 
缺口虽大,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国的养老行业正在急速发展中走向专业化、精细化。
 
7月6日,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了9个新职业,其中就包括了养老护理行业领域的“老年人能力评估师”。
 
国家部委对新职业的发布,能够在规范行业的同时,引导就业,壮大行业。同时,更多人关注到了这一领域与这一职业,希望对“评估师”一探究竟。
 
那么,老年人能力评估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来做?怎么做?
 
怎么评估
 
能不能独立洗澡、进食?能不能正确画钟表?
 
还要评估语言交流、兴趣爱好
 
7月9日,在位于成都市武侯区洗面桥横街社区的慈爱嘉养老助残服务中心,许多正在接受照护的老人围坐一团,他们在参加集体活动,学习消防知识。
 
事实上,这里的每一位老人,接受养老照护的第一步,都是进行评估。
 
评估师与老人聊天了解情况
 
“养老照护的每一项服务,都是从评估开始的”,担任该服务中心主任的胡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不论对于选择居家护理的老人,还是选择“嵌入式照护”,也就是入驻中心的老人,首先都要进行细致的评估。即便是社区中参与日间照料服务的老人,只是来用餐或者洗浴,同样也要在服务前先行接受评估。也正因此,该服务中心成立了一个专门的评估部门。
 
评估师们具体都要评估老人的哪些能力?
 
对于这一点,其实民政部于2013年就发布过《老年人能力评估》作为行业标准。其中包含了日常生活活动、精神状态、感知觉与沟通、社会参与等方面。每个方面,又各有多项细分指标。
 
举个例子,日常生活活动方面的评估中,就包含了是否“可独立完成洗澡过程”、能否“独立在平地上行走45米”等。精神状态方面的评估中,还包含了“画钟测验”,比如让老人画一个圆形时钟,并标注10点45分。而感知觉与沟通方面的评估,包含了视力、听力、意识水平等细分指标。而社会参与方面,则包含了是否有时间观念能单独外出、能否对陌生人使用适当的称呼等。
 
不过,在有关部门制定的评估标准的基础上,许多专业养老机构也会针对服务特点、服务理念等因素升级自身评估标准,作为机构评估的依据。
 
老人们的兴趣爱好也是评估因素
 
胡兰告诉记者,“慈爱嘉”就有自己机构研发的评估标准和系统。除了常规的能力评估外,还增加了如“兴趣爱好”、“文化程度”、“性格态度”、“既往工作”,甚至居住的房间构造等。“因为养老照护不是纯粹的医疗护理,它也包含了精神上、心理上的照护”,她说,这写评估标准是为了给老人制定更个性化、科学化的养老照护方案,每个人都会拥有一套不同的方案。
 
谁来评估
 
“最专业的人才能做评估”
 
根据人社部对新发布职业的介绍,老年人能力评估师是“为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生活活动能力、认知能力、精神状态等健康状况测量与评估的人员”。评估师会依据测量的结果,评估老年人的能力等级,为他们的能力恢复提出建议。评估后,给出每位老人以个性化的照护建议、照护方案,这也是评估师的重要任务。
 
“所以说,在我们这里,只有专业技术最权威的人,才能做评估师”,胡兰说,她所在的服务中心有两名评估师,都是从业20年以上的护士、护士长。她们在该服务中心的职务也可以被称为“技术总监”,或者“技术带头人”。总之,是团队的专业核心人员。
 
作为新兴职业,国内院校甚少开设专门培养老年人能力评估的相关专业。
 
评估师正在整理资料
胡兰说,“护士长”从公立医院被引入养老护理行业后,还进行过系统的养老照护培训学习,学习国际先进的养老照护理念、经验及方式方法,“这就是因为医疗护理与养老护理有着很大区别”。
 
在慈爱嘉养老助残服务中心,但凡有该社区老人提出有照护服务的需求,第一步都是上门评估。而上门评估通常是两人,其中一名是“技术总监”,也就是评估师,另一名是护理人员。评估结束后,评估师会根据老人的特点,为其制定详细的照护方案。
 
方案里甚至包括为喜欢音乐的老人指定爱唱歌的护理人员,给祖籍东北的老人安排来自北方的护理姑娘。
 
“我曾经照护过一位渐冻症老人,”胡兰说,“老人很优雅,喜欢弹钢琴,患病期间意识正常”。然而,对于这样一位老人而言,语言沟通不畅、肢体活动能力大半丧失,甚至失禁,“不光生理上,从心理上这是更让人崩溃的”。
 
因而通过评估,这位老人的照护方案之中就多了一套专属她的“肢体密码”。比如,老人左脚尖轻点三下,就是要如厕。
 
“维护老人的尊严,呵护老人的心灵,这也是评估和方案的重要一环”,胡兰说,但这同样专业,“所以只有专业的人,才能做评估”。
 
“新职业”背后
 
对口专业少,人才缺口大
 
事实上,成都的老龄化水平,甚至已经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据去年10月民政局发布的《成都市2018年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龄健康事业发展状况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成都市老年人口(60岁及以上)315.06万人,比2017年增加11.08万人,增长3.64%,占户籍人口21.34%。
 
近年来,成都市老年人口占户籍人口比重逐年上升,老年人口占比2015年、2016年、 2017年、2018年分别为21.17%、21.41%、21.18%和21.34%。其中,2018年成都老年人口占比高于全国3.44个百分点。
 
而在2018年,成都市在册老年医疗护理从业人员2973人,其中医师759人,护士1485人,护工729人。
 
这意味着养老照护行业拥有巨大的人才缺口,但同时也意味着这一行业将迎来更快速、更专业、更精细化的发展。
 
其实,这已经不是国家部委首次发布与养老行业有关的新职业。今年3月,人社部发布的16个新职业之中,健康照护师、呼吸治疗师等,也均与养老、照护相关。而这也意味着,养老行业不仅仅需要单纯的护理,随着行业的崛起,其工种也将越来越细分,技能也将越来越多元,人员也会越来越专业。
 
曾参与推动“老年人能力评估师”走进职业大典的国合天宏董事长侯纯辉说:“老年人能力评估师”作为新职业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标志着我国在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破解养老服务需求与专业人才供给矛盾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而人社部相关负责人在解读新职业时也表示,这不仅将对新职业进行规范,同时也会加快开发就业岗位,扩大就业容量,促进劳动者就业创业。
 
一方面是引导人才涌入,一方面也让更多人关注养老服务,在胡兰看来,老年人能力评估师成为中央部门认可和发布的新职业,“这很大程度会推动行业发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