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被砍医生”陶勇复工记:受伤后开始限号 诊室

来源:福建电视台 编辑:福建新闻联播 2020-06-01 15:34 浏览次数:
被患者砍伤的眼科医生陶勇复工了,5月27日是他的第三次门诊。
 
他的门诊室新增了一条逃生通道,可以自由穿梭到另一间诊室。
 
以前,他舍不得让大老远跑来的患者白白等上几个小时,结果他的诊室灯常常亮到晚上9点,甚至更晚。如今,他开始限号,不挂号的看不了。
 
濒死一次,他开始反思,认为希望比视力重要,“那个凶手要砍我,无非是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陶勇的一位同学参与过杨文医生的抢救,前几天她离开了公立医院,陶勇说“如果不是看不到希望,她不会走的”。
 
△5月27日,陶勇在诊室中替患者做眼科检查。本文图片均为吴靖所拍摄。
 
2020年5月27日,是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复工后的第三次门诊。128天前,他被患者砍伤、差点死去。
 
已在陶勇这里看病8年的黄凤(化名),这一次挂号既是看病,也是探望一直挂念的“孩子“,她已把陶勇当作亲人,他受伤后的一个多月里,她心神不宁,有一次甚至把要洗的袜子放进了冰箱。
 
走进门诊室,黄凤一眼就看出了变化:诊室里侧的墙,被凿空了一大块,宽约1米,高度超过2米,医生和护士可以自由穿梭到另一间诊室。此前,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同事们想找他,需要挣扎着拨开拥挤的人群,从诊室外敲门。
 
陶勇被砍伤后没几天,这堵白墙就被打通了。“这是医院的主意“,他的同事说。虽然医院没有明说是为什么,但大家心里都明白,一个诊室,多一条通道,更加安全。况且,这条通道,就在陶勇的身后。
 
△陶勇被砍伤后,其诊室与其他诊室隔着的一堵墙被打通了。
 
这一天,我在这个诊室看着陶勇连续工作7个小时,这样的工作节奏,很难将他与病人身份联系在一起。
 
他身上的多处刀伤,不会被人们轻易察觉:新长出来的头发遮住了头上的刀痕,白大褂的长袖掩盖了左手臂上一个长的手术疤痕,被衣领盖住的脖子左侧,另一道伤疤若隐若现。
 
但左手却格外引人注意。浮肿、手指蜷曲、红得发黑,手掌心还有几道深浅不一的疤痕,这一只受过严重刀伤的手,还未完全恢复知觉,至少目前,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功能:不能握任何东西,更不能拿手术刀。看病的时候,左手随意丢在一边,有一次电话响了,他的右手正飞速敲击键盘,为了不影响进度,干脆右手拿起手机放在左肩,头向左一歪,夹住手机,边听电话边继续打字。
 
也只有左手在提示着4个多月前他经历的生死劫难。1月20日,他在诊室被一名患者拿着菜刀追砍,造成其左手骨折、神经肌肉血管断裂、颅脑外伤、枕骨骨折,失血1500ml,7个小时的全麻手术才将他从鬼门关救了回来,成为伤医事件中的幸存者。而去年圣诞节前倒在血泊中的另一名医生杨文就没有这么幸运,她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被砍伤114天后,陶勇于5月13日恢复门诊了。他以病人和医生的双重身份,再次回到了那个让很多人心有余悸的眼科诊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