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疫情催生文娱“云时代” 直播、综艺的创新和电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20-03-03 11:49 浏览次数:
疫情的冲击,让文娱产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电影业首当其冲。自年前春节档电影悉数宣布撤档,到《囧妈》改在流媒体平台首映造成的“黑天鹅事件”,电影如何自救成为行业内讨论的热点。尽管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相关的补贴措施,横店等影视城逐步复工,中国电影的危机很难一时解除。
 
据记者采访了解到,疫情的突然来袭,让一些投资巨大的项目不得不搁置,一些本已开机的项目也不得不临时遣散剧组成员,经济损失可想而知。
 
在刚刚结束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电影人颇受关注,不仅因为他们带来的电影,也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所造成的持续性影响。导演贾樟柯在柏林电影节上透露,因为疫情的影响,新片的制作被迫无限期推迟:“我们仍然不能在4月开展前期制作,可能要再写一个新剧本了吧。”据悉,由于该片故事设置在春夏两季,所以剧组最早也要到2021年才能拍摄。
 
谈到疫情对中国电影产业的冲击,贾樟柯表示,“对于一些参与前期制作的电影公司和工作室来说,大量的成本正在流失,那些已经开始制作的电影就不得不以某种方式缩减或暂停......就个人而言,作为电影人,我不认为这次疫情会在某种程度上削弱我们继续制作电影的热情或渴望。反而,这次疫情让我们停下来思考了,我们的社会以及很久都没有思考过的问题。所以,在创作层面上,我们可能会找到很多灵感来源,从而做出更多的作品。”
 
贾樟柯在柏林电影节发布会上。
 
疫情对电影行业的影响,不止于创作层面。对于近年崛起的中国院线来说,更是一次巨大的冲击。迟迟无法开门营业,短时间内也无法通过其他方式变现,一些电影院不得不以抛售爆米花等手段自救,但收益甚微。
 
此番疫情还催生了中国流媒体的发展,将流媒体和传统院线之争提前摆上台面。据行业分析,“在线院线和传统院线的根本冲突,其实不仅是抢占观众时间那么简单,”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分析,“它更是对优秀的导演和演员等从业者资源的抢占。这些才是影视行业真正的不可再生资源,它比单纯抢观众更严重。”尽管也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囧妈》的成功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案例,但只要一旦开了先例,这样的争夺战必然还会发生,电影行业必然面临深度的洗牌。
 
不仅如此,此番疫情结束之后,中国电影的票房争夺战也会异常激烈,大片扎堆的现象必将出现,电影市场的残酷机制会表现得更加明显。
 
“云录制”下的综艺创新,
 
疫情倒逼技术发展
 
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当户外的娱乐几乎都被取消时,“云娱乐”成了不少人的选择。“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流量上涨,传统电视综艺面对着生存的挑战而不断创新,其中“云录制”已经悄然成为一种广泛流行的节目录制新形式。
 
对于综艺节目来说,疫情主要影响了节目的录制环节,例如不能组织观众、不宜在户外录制、外地嘉宾的交通不便等。而所谓“云录制”,就是参与录制节目的嘉宾不像原来一样聚集在演播厅,而是分散在各处通过视频设备实现交流,尝试“无观众席”录制、远程分会场录制等形式。这种形式,比较有效地避免停播造成的损失。
 
在众多的平台竞争中,湖南卫视的尝试最为人关注,最先推出了“云录制”的制作方式。与爱奇艺等网络平台不同,作为体制内的电视台,湖南卫视一方面要完成一定的宣传任务,另一方面也需要不断进行创新,钻研新的玩法,吸引不断被其他娱乐平台瓜分的观众。
 
流媒体发展成为风口浪尖上的话题。作为传统媒体,湖南卫视的“自救”显得比较超前:2014年,将金鹰网及芒果TV两大平台进行改版整合,推出全新“芒果TV”网络视频平台。在版权战略上,湖南卫视所有播出电视剧及自制节目,除了分销给视频网站,均在芒果TV播出。
 
疫情的发生,让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统筹全国卫视,提出了加强疫情防控报道、减少娱乐性节目的要求。正值春节,很多电视台本来安排在春节期间播出综艺节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的政策无疑打乱了各家电视台的节目编排计划。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