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遭遇弃养潮,小龙虾过气了吗?

来源:海博TV 编辑:两岸财金 2020-06-20 17:14 浏览次数:
5月13日凌晨,湖北省监利县王垸村,洪湖湖区的水产养殖承包户正在捞虾。68岁的徐师傅是养殖户雇用的水产工人,凌晨3时就要起床工作。
 
今夏小龙虾不再“红”?
 
进入盛夏,常年的时节俏货小龙虾市场热度不减,价格却迎来“大跳水”。“去年100元尝个鲜,今年100元能吃饱。”不少小龙虾爱好者表示,今年小龙虾价格亲民,几乎是去年的一半。尤其五一期间,在湖北荆州、潜江等小龙虾主产地,街边叫卖小龙虾的摊贩甚至喊出了2~4钱重量的小龙虾低至4元每斤的价格。
 
今年全国范围内小龙虾价格普遍回落。中国水产养殖网监测数据显示,5月以来,全国小龙虾市价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在湖北、江苏、上海、成都、长沙等地水产市场,2~4钱重量的小龙虾价格一度跌至6~7元每斤,相比去年同期15~18元每斤的行情,市价已腰斩。
 
 
但与低价小龙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9钱重以上的大规格小龙虾市价却一路上涨,甚至高达42元每斤。小龙虾按照重量分为2~4钱、4~6钱、6~8钱、9钱以上等级别,随着重量而形成的价格级差不断拉大,几乎形成虾每大一级,价格翻一倍的走势。
 
在潜江从事虾养殖11年的养殖户陈居茂向坦言,“今年的小龙虾价格两极分化,对养殖户的影响巨大,除了个别大虾专养户,今年绝大多数的小龙虾养殖户几乎血本无归”。
 
虾价暴跌之后,连年高涨的小龙虾养殖热度开始消退。加之疫情对出口加工、餐饮业的深刻影响,曾经重出口、强线下的小龙虾产业正迎来一轮全产业链的深度调整。
 
“今年的小龙虾产业已进入深度调整期,产业炒作热度明显降温。”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小龙虾产业分会秘书长蔡俊向表示,“目前小龙虾市场已出现结构性失衡,部分炒作和跟风者开始退场或转型,今后发力高品质、大规格的虾产品将成为养殖、加工、餐饮等产业链上环节的共识。”
暴跌下的弃养潮
 
5月上旬,尚未进入水稻插秧期,潜江市许多虾稻养殖地的农民却早早下田,开始为种水稻忙碌起来,这比往年提前了二十多天。
 
“今年卖虾倒亏本,不如早点放掉,准备水稻的活路。”陈居茂说,“五一”期间,2~4钱小龙虾的塘口价甚至卖到了0.5~3元/斤,连养殖成本都无法覆盖,严重挫伤了虾农们的积极性,许多人索性弃养,放虾种水稻,“卖虾还要出人工捕捞和运输费用,等于是倒贴钱”。
 
“虾稻共作”是潜江市小龙虾养殖的普遍模式,即在稻田中养殖两季小龙虾并种植一季中稻,在水稻种植期间,小龙虾与水稻在稻田中同生共长。
 
按照往年的做法,一般会在4月中旬至5月下旬收获第一批成虾,留下幼虾,寄养到虾沟。6月初种植水稻时,幼虾从虾沟返回田间继续生长,并视田间虾苗数量和市场行情,可在6月下旬至7月上旬补投虾苗,8、9月再收获第二批虾。
 
“今年提前放虾种水稻,意味着养殖户已经提前结束养虾季了。”陈居茂坦言,“这是绝大多数小龙虾养殖户的止损方法,小虾产量严重过剩,塘口几乎无人问津,价格已经跌破历史最低了。”
 
这一边的小虾塘口冷清无市,另一边的大虾塘口却被蹲守哄抢。
 
在潜江金星村,陈居茂拥有1830亩专做大虾精养的池塘,从5月中旬才进入黄金捕捞期,最大的“炮头虾”重量9钱以上,最小的虾也有4~6钱重量。从开始打捞起,每天的出货量都被一抢而空,完全不愁销路。
 
严重的供给结构失衡进一步加剧了各级别小龙虾的价格级差。陈居茂表示,“现在卖小虾等于是倒贴钱,而且因为一开始投放的虾苗过密,现在虾已定型,也没办法长大了,虾农们只能放弃。”
 
市价狂跌之后,近两年乘着风口匆忙入局的小龙虾养殖户纷纷弃养,曾经炒作热度最高的虾苗市场也彻底崩盘。
 
据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发布的《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18)》数据,2018年,全国小龙虾总产值达3690亿元,同比增长37.5%。其中,全国总产量一路猛增至163.87万吨,增幅达45.1%,为历年最高。
 
“2018年是小龙虾产业发展最迅猛的一年,也是炒作最狂热的时期。”蔡俊告诉,当年一窝蜂入局养殖的人们急于求购小龙虾苗,爆发了大量苗种需求,一时间,虾苗价格从十几元每斤一路炒高到四十元每斤,“甚至有养殖户直接转型只卖虾苗,因为利润高”。
 
虾苗市场的泡沫很快消失。经过了2018年和2019年的积累,小龙虾养殖端趋向饱和,新入局的虾农已普遍拥有足量的虾苗,在2020年纷纷进入小龙虾养殖正轨之后,虾苗的市场价格遭遇滑铁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