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经销商频变脸,子公司玩隐身藏玄机

来源:东南卫视 编辑:新闻启示录 2020-06-28 16:08 浏览次数:
A股商业模式独树一帜的南极电商(002127.SZ)最近喜忧参半,喜的是在一众机构抱团的簇拥下,公司股价自今年3月下旬以来至今,由最低的9.7元左右,飙涨至最近的22.60元一线,短短三个月区间涨幅高达133%。
 
忧的是,近期市场对南极电商财务数据及其他基本面情况的质疑明显增多,从怀疑资金体外循环,到质疑成本虚计等,引发市场层面的忧虑。
 
而令外界产生疑虑的是南极电商远超茅台的财务数据:2015年借壳新民科技之后,营业收入从2015年3.89亿,飙涨至去年逾39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由1.66亿元,增长15.04亿元;轻资产,主业的毛利率年年超过90%,净利润也高达50%左右,又无需过多资产支出。
 
去年,兴业证券关于南极电商的一份研究报告在投资圈流传,南极电商利用资金体外循环进行财务舞弊被半公开质疑。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南极电商经销商销售数据和GMV业绩数据"打架";多家南极人重量级店铺不停更换经营者,或者店铺经营者注册地址和名称不断变更,诡谲的事情还包括公司上下游供货商、经销商之间,难以解释的资金往来,以及明显的人事关联。
 
5月,公司审计部负责人邬嘉峰请辞,也为南极电商内部控制和财务数据真实性蒙上了一层阴影。
 
邬嘉峰请辞之前,南极电商出炉2020年一季报,数据突然变得难看起来。2020年一季报疫情期间,其他线上商家正是赚得盆满钵满之时,南极电商营业收入却意外下滑,同比下降22.70%;应收账款也突然由期初的7.90亿元,增长至11.25亿元。
风雨欲来。
 
GMV暴增
 
“为千万家小微电商及供应商提供品牌综合服务”,南极电商的商业模式在A股独领风骚。2018年度,南极电商旗下各品牌(主要是“南极人”品牌)在各电商渠道可统计的GMV(指一段时间内的成交总额)达205.21亿元。
 
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发布的《2019中国品牌授权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8年我国年度被授权商品零售额达85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6%。上市不久的德艺文创在IPO招股说明书公布的行业数据也显示,根据国际授权业协会(LIMA)的调查数据,2018 年,中国大陆市场IP授权商品零售额约为 95亿美元。两个出处发布的数据不相上下。
 
而2018年,南极电商一家就占到上述两家机构公布的全国被授权商品零售总额的四分之一,令业界颇为震惊。
 
2016年以来,南极电商GMV每年以超高增速增长。GMV,是指南极电商经销商(南极共同体)在电商平台销售该公司品牌产品的成交总额。南极电商每年按每家店铺GMV的3%-6%抽成品牌服务费。
 
南极共同体GMV从2016年72.06亿,增长到2019年的305.59亿元,三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62%。在各电商平台增速放缓的2019年,南极共同体GMV也实现了49%的增长。而与此相对应的是,阿里巴巴2019年财年总GMV的增速为19%。
 
量价分析来看,南极电商GMV爆增的背后,店铺数量的增加,对GMV增长的贡献远不如单店坪效(单位面积上可以产出的营业额)。
 
2019年,南极电商在店铺家数只增长4.79%的情况下,实现了GMV增长49%的超高速增长。2017年,南极电商旗下授权店铺家数为4442家,2018年为5535家,2019年为5800家。
 
以单店平均GMV测算,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南极电商单店平均GMV分别为280万元、370万元和520万元,后两年增长率分别为32.14%、 40.54%。
 
在2019年电商增速放缓的背景,南极电商这一成绩实在太好。再从同行业比较来看,这一增速堪称“奇迹”。
 
以床上用品为例,南极电商三家核心床上用品大店——南极人悠选、南极人杜尚、南极人微昊专卖店,2019年GMV的增幅分别为107%、470%、863%。而同期主打床上用品的罗莱家纺/LUOLAI品牌线上GMV增长率只有3.87%。
 
再看男装,南极电商两家核心男装大店——南极人恩盛、南极人欧驰专卖店,2019年GMV增幅分别为170%、656%,而同期主打男装的海澜之家/HLA线上GMV的增长率只有5.89%。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