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ixin

    微信扫描

  • app

    APP扫描

疾控专家曾光:医改10年实际是公共卫生滑坡的

来源:海博APP 编辑:福建新闻联播 2020-05-17 13:13 浏览次数:
对于中国公共卫生确实是说来话长,过去有一句话叫“财神跟着瘟神走”,公共卫生过去一贯是这样的,没有传染病流行了,公共卫生就会低落,重视的人很少。 SARS以后,国家确实很重视公共卫生建设,那时候给各级卫生疾控系统都盖楼、买了设备,对急救中心也进行了建设。但是以后的很长时间,特别是过去医改的10年,实际上是公共卫生滑坡的10年,尽管滑坡、从事公共卫生的人待遇很低,但是在甲流防控中公共卫生人依然做出了巨大贡献。
新冠疫情到现在已持续四个多月,疫情给我们带来很多变化,也带来很多思考。5月1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在连线中分享了他的观点!
“美国这次疫情控制得一塌糊涂。”
 
目前,中国成功地控制了疫情,而曾经看热闹的国家,特别是欧美国家,疫情如火如荼。到现在为止,全世界已有四百多万病例,而且最严重的恰恰是在欧洲和美国。 过去中国的公共卫生实际在世界上并不是很先进,过去我们都向欧美学习,特别是向美国学习。早在1985年到1986年期间我有幸做访问学者,到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去学习公共卫生,那时候觉得中美差距非常大。 到现在,我认为中美之间公共卫生实力的差距还是非常大,可以说美国一直是引导者。但是,为什么中国作为学生,公共卫生基础远不如美国,却能很快控制疫情?而美国疫情控制得一塌糊涂?这个问题不要说别人,就连我这个对美国(公共卫生)有一些了解的人,事先都没有想到。 2009年甲流流行,起源于美国和墨西哥,但是美国把它当成一种流感没有设防,也没有采取措施防止疫情从美国输出。当时世界卫生组织领导各国,不断升级防疫级别,中国都有响应,打了很艰苦的防疫战,从口岸开始堵截,到进内地后及时发现及时控制,苦战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我们研制出疫苗后才放缓。 那时跟我一起工作的美国专家还笑话我们:不就是流感吗?用不着这么防,美国没有防也没有出大事。 这次流行他们同样是这样的认识,一开始把新冠病毒当成大的流感,不采取积极的防控措施,没有做好认真的准备。 从SARS开始到甲流,中国都是采取人道主义的措施,只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无论穷富,无论城市和农村,一律免费检测、免费治疗、免费医学观察。 可是在美国就没有这样的体制,一开始检测试剂出不来,耽误了时间。真正开始检测时,一开始要付费,穷人付不起,之后可以医疗保险报销了,但只报销一部分,而美国有28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所以这些是它的社会问题。 另外防治对策上美国也出了问题,中国继承过去SARS和甲流防控的传统,既要防病治病还要防止病毒传播,可是美欧很长时间只管看病,不管病毒传播。而中国对每一例病人都做流行病学调查,找到密切接触者,找到后就严格控制。
 
“只要有一个国家控制不好,全世界都不得安宁。”
 
疫情什么时候结束,以我的观点来看,不取决于中国,甚至也不取决于美国和欧洲,而是取决于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预防控制最差的国家,如果中国疫情流行的高峰作为第一波,欧美的作为第二波,那么最不发达国家的第三波刚刚开始。 只要有一个国家控制不好,全世界都不得安宁。 主要国家疫情平息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欧美国家不会像中国一样突然就能控制住疫情,因为即使欧洲的疫情在下降,也是从很高的平台上下降。 有一种理论叫“群体免疫”,这种观点是绝对错误的,因为他们不了解传染病流行的历史。过去的传染病,包括天花、麻疹、百日咳、白喉、流脑等,在没有疫苗以前,流行了那么多年,都是群体免疫,但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通过群体免疫就能够控制传染病。 再者,因为群体免疫的计算有问题,他们把全世界的人当成均匀分布。实际上全世界的人是不均匀的,世界分成那么多国家,每个国家又分成那么多新的单位,人与人之间互相接触的机会也不一样,即便病毒流行一片,那也是有流行到的地方,有流行不到的地方,传染源总存在,总是不断出现爆发流行。 历史上的传染病连续上千年流行不断,没有一个因为群体免疫控制住,新冠病毒也不会例外。 我认为,疾病想要有效地控制住,取决于疫苗研制的速度,全世界易感人群接种疫苗,接种好了就会迅速控制,那么这真正需要全球一盘棋。 不论是哪个国家先研制成功,都是人类的福音。各个国家应该合作起来而不是对抗,特别现在不应该甩锅,应该客观看到自身防控出现的失误。通过这次防控,欧美国家也会上一课。
友情链接